五月份面臨了一場工作的抉擇;最終我還是選擇了獨立作業、薪水較高HouseKeeping。

這間三星級的飯店要求都是單人作業,每間checkout的房間只有三十分鐘的作業時間,讓以前都是team work的我為了在時間內完成而吃了不少苦頭。

月底的時候,有旅遊團體包房外加早餐供應;主管Catrina便問我是否可以提早上班去餐廳幫忙當waitress三天。雖是早上六點就要上班,但對我這老人家睡眠習慣來說,早起不是問題,再加上可以早上班早回家( 因為一天工作時數最多八小時,超過就要算加班費…),工作內容又比housekeeping輕鬆,當然是一口答應。

這幾天睡到半夜都會有種被冷醒的感覺,跟室友Sophy討論之後才想到應該是難得的達爾文冬天來臨了。去年因為有帶睡袋,所以晚上都沒有什麼感覺;幸好家裡有幾件薄毯子可以禦寒,加上雖是冬天但報紙上寫的最低溫也不過是攝氏18度,頂多把電扇轉到最小,就又是一個宜人的溫度。
(只不過早起出門時,天色還未亮,只是腳踏車的行進速度還是會讓穿著一件薄襯衫的我覺得有點寒意…)
(今年的冬天氣溫比去年持久一點;大約一週的時間,早晚稍有寒意,但中午的太陽依然是不饒人的放肆…)

因為老板要求在餐廳工作不能穿得隨便;幸好我早有經驗的從台灣自備了一套黑長褲白上衣外加一雙黑皮鞋,再圍著半身的黑色圍裙,同事們都覺得我像極了高級西餐廳的正式服務生。這次來的團體據說是每年都會來這裡住的老人旅遊團;這些老人很可愛,態度都很和善親切(有個奶奶還跑來跟我們聊天,原來他們是從New South Wales來這邊渡假),讓第一次當起正式服務生的我很順利的換上housekeeping的衣服後繼續工作。

第二天早上正在進行準備工作時,突然看到地上開始不知從哪冒出一陣一陣的水流,因為只有我跟韓國同事Yunae兩個人在餐廳,只好想辦法先去儲藏室抓出一疊又一疊打掃用的毛巾出來吸水。水一直不停的冒出,再加上今天是兩個團體提早又相繼來餐廳用膳,整個狀況之糟只能讓我不斷地向那些老人們說抱歉。沒想到好幾個團員不但不介意,除了來了解狀況之外,還安慰我做的很好。有一個團員叫我不要太在意,至少沒有糟到水淹到街上去…(哈…這是變相冷笑話嗎??)還有一位奶奶還說這一切都比不上我們所提供的Fantastic service.(就算是謊話也好貼心呀…)

最後一天在餐廳為這些老人們服務,用過早餐後他們也將要離開飯店往回家的路上出發。貼心的他們有幾位紛紛來向我詢問昨天發生的狀況是不是都已經解決了??而一開始跟我們聊天的奶奶,還特地一臉嚴肅地站在旁邊等我,讓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沒想到,原來他是在等我忙完手邊工作後,專程來跟我說謝謝。(因為他覺得我們的服務讓他很滿意…)沒想過會有這樣回應的我,等我回過神之後,才發現有些懊悔沒有用擁抱來回應她。

雖然因為這批客人,讓我們飯店忙得團團轉,但也因此讓我這幾天的時數都滿檔甚至是超過。
(第一次連續工作九個多小時都沒有break也沒有吃飯,我自己也很佩服我自己…不過回家後真的是累到說不出話來…)
另外,因為每天都沒有休息直到工作結束,(這樣我就不用break time,變成可以提早半小時結束)回到家都是又餓又累,所以也就一直沒有再找第二份兼職工作的動力。

(剛剛又接到電話,明天本來休假的我又要提早上班去當waitress了….而且又是連續三天…)

****我是分隔線*****

最近接到來自紐西蘭Ling的明信片,除了有來自最南端的郵局寄出的之外,還有木板明信片,郵票又很可愛,讓人覺得紐西蘭比澳洲更懂得觀光客的心。
(好啦,我要說Ling也很貼心啦…不然等下又收到咆哮越洋電話說我不懂得感恩!)


還有Ethan從台灣寄來的明信片,雖然是從咖啡店黑來的免費產品,但是小巧可愛的設計,讓我想起我這次回台灣時,跟E小姐短暫咖啡館的時光一樣舒服。

因為計劃總在變化,我也不知道還會在這裡待多久?又或者何時要往哪裡移動?

現在的室友Sophy跟Sun都可能在七月跟八月就離開達爾文回台灣;我們常常晚上擠在小小的房間裡,天南地北的聊到深夜。就像Sun說的一樣,好像學生時代住宿舍生活一樣,當然,能再來份鹹酥雞就更完美了。(哈….謝謝你們彌補了我一直嚮往的離家住宿生活…)

****我是分隔線*****

坐在寬敞的客廳裡,迎著舒服的風,聽著古典音樂,寫著我的生活雜記。


(我家陽台前..)



(再一張)

左手邊放的是Ling不喜歡吃的橡皮筋(我的QQ糖),右手端著的是我荷蘭朋友也覺得好喝的Dilmah茉莉綠茶。

今天是難得的休假,即便如此,我還是八點多就醒來,吃好早餐、洗好衣服,循著昨天就寫下的計劃執行。

記得以前有個笑話,一個到離島渡假的富豪不斷的說服著為他服務的船夫到外地去工作,而原因只是要他變成有錢人後去享受他原本就悠閒的生活。

最近我的腦海中常常浮現這個笑話;其實也沒有什麼很大的體會或領悟,只是覺得好像知道了努力賺錢後想要過的生活跟現在生活方式的差別。以前總覺得再進來澳洲第二年只是為了要存多一點錢才能實現我的計劃,但卻在無形之中,我慢慢的感受到在澳洲生活這樣簡單卻未曾真正落實的一件事。

可能是眼前落地窗外的景色、又或許是空氣中舒適的溫度、還是從電腦中不斷流瀉出來的音樂?
Anyway,現在心裡很平靜。

而,這是不在計劃中的收獲。

PS:最近有朋友從台灣進來帶了一堆韓劇,讓原本就還在消化影片的我更是庫存量大增;但是,有空我會開始補記去年開始一個人亂晃亂走的旅遊記事,並會依照日期貼上。所以不要再來罵我了啦。(不要再逼我了,不然不要怪我繳交停電的夜晚…一遍漆黑喔!!)

路人A->這就是玩的時候很愉快,趕作業才知道痛苦的下場。

K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