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去了趟郵局跟市公所把最後要處理的事情辦一辦後,就等下午ㄚ姐來載我去機場。時間過的很快,還記得在澳洲倒數回台灣的日子,怎麼一下子兩個月就過去了,又到了要再進入澳洲的這一天??

這次再到澳洲,所有的感受跟心情與第一次截然不同,突然有種很熟悉卻又不知所措的感覺充斥心頭。
雖然不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坐飛機了,卻是但第一次一個人離開自己的國家往外地飛,這才有機會意識到,獨自在候機室的孤單感。

到了櫃台checkin時,才發現訂機票時把自己的名字打錯了一個字母….由於華航只是讓捷星航空靠櫃的服務窗口,所以櫃台人員表示這樣就無法讓我上飛機!!??!!只好不得不自己想辦法找到捷星的客服人員尋求協助(感恩暄暄媽的即時幫忙)。

(過程中,捷星的客服人員雖然已在線上幫我更正,但華航機場的櫃台系統無法看到已更正的資料;幸好在時間還充裕、兩頭的服務人員也願意透過我的電話溝通後,終於還是讓我上了飛機。)

晚上十一點多到了新加坡璋宜機場(第一航廈),又是我流浪的開始。

因為是先入境新加坡,所以無法享受璋宜機場所有過境室據說很棒的旅客服務設備。走到機場內的熟悉的Berger King角落先點杯飲料看部片子;接著再往樓上移動,找了一間速食店點了份餐再消磨點時間。
好不容易撐到了早上四點多,再下樓往一家有著舒適沙發椅的咖啡店小歇。(一開始當然就已經設定這家落腳,只是好位置總是大家都想要,好不容易在這清晨時分才等到…..)

旅行的這麼一段時間裡,我還是學不會不介意別人(或自己)的眼光,當然也就沒辦法睡得自然。早上九點左右,我又拖著行李到了Berger King喝點飲料,然後到處閒晃。就這樣走來晃去的直到下午兩點多,從第一航廈往第二航廈的接駁電車,然後再搭上往第三航廈的接駁巴士,我又到了目前還是只有Tiger 跟Cebu航空兩家進駐的Budget Terminal。

終於再次等到可以Checkin的時間,順利的過了海關後,發現這個航廈比起一年前我們剛到時,多了一些公用電腦使用的服務,甚至還有Laptop的使用專區。(有著像小隔間的方便桌椅及插座,還有網路線供上網使用,進入網頁後不用密碼就能直接上網跟朋友聊天,非常貼心。)

飛行了近五小時之後,終於在凌晨近一點左右,我又再次抵達(現在與台灣時差1.5小時)熟悉的城市--達爾文。

這次再度進城,住宿問題雖早已透過朋友幫忙而解決;但畢竟是半夜抵達,為了避免吵到室友跟房東,只好還是繼續待在機場等待天明。幸好機場有免費的無線網路可以使用,再加上大半夜的只有我一個人獨佔頻寬,還有好心人阿米糕先生在msn上的義氣相挺,所以這個機場夜並不難熬。

等待著慢慢升起的日出同時,看到旁邊也有兩個女生跟我一樣半攤在沙發上;難得好奇的我走過去與他們聊天後才知道,原來這兩個新加坡女生利用工作年假來澳洲玩,卻因為達爾文海關誇張的全盤式搜查他們的裝備(連其中一個女生的手機都被檢查),讓他們因此錯過一個多小時後往阿德雷得的航班。
這種盤查雖是特例(原因更是不明??),但損失的機票費用也沒有補償;所以這兩個女生便決定行程繼續,但澳洲以後將是他們不再考慮的旅遊國家。

看著他們還要等到早上十一點才能上飛機,七點多左右我就決定搭計程車進駐新家休息。(雖然是怕吵到房東跟室友,但沒想到房東人在新加坡出差,所以我不但是打擾到他的睡眠,還讓他在睡夢中以為是飯店的Morning Call。再加上我也沒有鑰匙,只好打電話請室友起床幫我開門…@@)

經歷了近兩天的煎熬,全身緊繃的肌肉跟神經終於可以放鬆,貼心的室友還跑到客廳去活動讓我好好的休息…。

可以洗澡並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覺,我只能說,嗯…夫復何求呀。

K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