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atton待了這一個半月中,我跟Ling換過不少工作內容。

雖說我們兩個到這裡比較像是來渡假的,但是為了可以平衡生活開銷,我們還是很認真的儘量在維持每週有工作的狀態。
(不過,到農場來的這兩個月裡,我個人還處在收支不平衡的負資產狀態。所以我常常被其他朋友笑是有錢人來鄉下別墅渡假的…)

我們的工作內容,從一開始的cutting broccoli、picking onion、pruning tomato、cutting baby cos lettuce、cutting cabbage,甚至還有包裝廠的工作我們都已經體驗過了。

會換這麼多種不同的作物當然不是我們所樂見的;主要除了原本作物收成告一段落、不然就是老板不斷的一直幫我們更換農田或作物。所以有時我們只作了兩天,老板就帶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工作;感覺還真是像在趕工地秀一樣,讓我們常常在適應不同的工作環境及工作方式。

除了包裝廠的工作之外,全部都是要在戶外進行。

在戶外工作我個人最無力的就是面對天氣跟昆蟲。以天氣來說,我們剛到Gatton時,還是屬於早晚溫差很大的情況(清晨大概都只有十到十五度之間,但中午就常會超過三十度…)。
早上五點出門時,嘴巴還可以不斷的呼出白煙。每次要脫外套下田時,都得先在田旁邊作點運動讓自己暖和一點;尤其是當手一碰到佈滿露水的農作物時,戴了兩層手套的手還是有種快被凍傷的感覺,而褲子跟襪子也在走了一小段路後就被露水濕透了而更加沉重跟冰冷。

等到七點過後,太陽早已照亮了整個大地;溫度也在這個時候開始上升。

最可怕的是,接近中午的陽光跟溫度,更加摧殘我已經勞動了約四小時的身體。
(看著遠方,那種因高溫產生的水蒸氣導致空氣有種晃動的感覺;我常常都有種跟著暈眩的感覺。)

此時,我都只能、也只剩下意志力在支撐。
(後來,腦海中常常會莫名地會浮現冰珍奶的畫面?更神奇的是,這樣的體力指數就會像吃了大補丸一樣直線上升…@@)

曾經有次一起工作的大叔看出我已經快撐不下去了,還一直不斷的在我旁邊幫我加油。這時候,我真的很恨我身體怎麼這麼壯,如果可以暈倒該多好???
(最近因為即將近入夏季,氣溫到了中午更是可怕的高,連在田裡工作多年的當地人也都快要吃不消。看著大家流汗就像水龍頭打開的樣子,讓我真是難以想像達爾文在四十幾度烈日高溫下採芒果的可怕。)

後來,我都會喝很多、很多的水來恢復我的體力。
(因為第一次工作時,我跟Ling都只各帶了近1000c.c.的水去工作,那次差點沒讓我脫水死在田裡。)
所以接下來,我們就帶了很多的水瓶、裝了很多水去工作。
最高紀錄是在喝完自己帶的所有開水後,還跟大叔借水喝(因為大叔是帶5L的保溫水桶)。那次光是一個早上我個人應該就補充了近3000c.c.的白開水吧??(大叔還半開玩笑的說,他借我們水喝是因為喝多點水,我們才會做更快一點…..@@)

下過雨的氣溫雖然能讓體力維持久一些,但是又濕又滑的田地,會讓我就像是穿著溜冰鞋在田裡工作。而且被爛泥跟枝葉包裹的兩腳更像是泡在水裡一樣不舒服。(回家後就知道,鞋襪、腳趾頭都是黑的,兩隻腳更是浮腫到不行)

有的作物高度不高,不論是彎腰或是蹲著都沒有辦法撐太久;像是蕃茄剪枝的工作,我到最後是直接跪在地上外加爬行前進。(我跟Ling的作業速度幾乎跟當地人一樣快,連一起去工作的男生朋友都對我們兩個的耐操程度讚譽有佳,還答應我們要頒匾額給我們咧…哈!!)

另外,在來澳洲之前,一直耳聞澳洲的蒼蠅神蹟
沒想到在炎熱的達爾文還沒感受到,卻在氣候應該比較宜人的昆士蘭親身體會到了。每天在田裡一邊砍菜,還要一邊揮手趕走專往臉上飛來的蒼蠅大隊;幸好我的帽子遮住了我大部份的臉部器官,所以我都是一邊工作,一邊搖頭。
(因為只要靜止幾秒鐘,蒼蠅就會不斷地、不斷地降落在臉上或身上…=而且這裡的蒼蠅多到可怕,連行走時,背上常常都會附著十數隻懶得飛的蒼蠅…)
但是Ling就曾經發生過一件很惡心的事;蒼蠅不但一直往他臉上黏,最後還有一隻跑進他鼻子裡面去體驗人體大奇航,然後,再從他嘴巴裡被咳出來…
(Ling還自嘲的跟我說,他終於知道鼻子跟嘴巴是相連的了!!!!!)
(不用說也知道,那隻蒼蠅明星只演這一場就辭世了…)

如廁這種人生大事,在昆士蘭的農場也是一種藝術。
(大部份的戶外工作並沒有提供簡便的廁所設備…)

這邊的地形幾乎都是一望無際的平原,然後上面擺滿農作物、牛、羊或馬。而且到目前為止,除了我的朋友曾經忍不住而躲在採收洋蔥的箱子後面解決之外,我還沒看過其他外國同事是怎麼解決這種生理上的需求的!!!
(所以,請不要問我感受如何?因為我也還沒有在一大片平原中方便的體驗。)

好不容易有機會到包裝廠上班了,才知道為什麼老板在上班前一天沒提到要記得午餐,但卻有提醒要帶外套這件事。

因為,我們必須站在只有攝氏約十度上下的包裝廠內工作至少9小時以上。
(每次走出廠區,就有一種人體解凍的感覺。)

要進去廠內之前,防塵帽、手套,外加便利雨衣都必需要先穿好;而且每次走出廠區再進去廠內時,所有的裝備就要全部重新更換一次。

第一次在工廠內的工作是包裝小蕃茄,而我的工作內容就是把盒子依序放好。面對著無止盡的透明空盒,一個人工作了近10個小時後走出廠區時,會有一種忘記要怎麼跟人溝通的感覺。
(雖然以前在訊達上班時,冬天的辦公室溫度也是冷到要把外套、手套全部往身上掛,但至少還可以喝熱飲、吃點心,還有跟同事聊天…)

之後在工廠內的工作是清洗baby cos lettuce。在田裡砍菜近兩個月都沒有受傷的我,竟然在這裡被自己拿著切菜的小刀往另一隻手上劃傷。
同事雖然很快的帶我去急救箱找藥品處理,但最後我的傷口還是用包電線的絕緣膠帶包裹起來的???(管理人員還跟我說,經過這次事情之後,他們知道急救箱內有哪些需要補充的材料了!!!)
好笑的是,後來我們這組除了我之外,幾乎每個人也都有被自己的小刀割傷的紀錄,還有人連著受傷兩次…讓我有一種自我安慰的錯覺。

最近聽說因為有筆大訂單,所以工廠的人正在如火如荼的趕工出貨中。
只是我的老板也很好笑,本來要我們早上四點出門上班的,卻在十五分鐘前打電話來說今天不用上班。害得早餐都吃好,所有睡意也都消失的我,只好坐在電腦前打blog,還看了半部泰國鬼片。好不容易想睡覺了,卻在我睡了一個多小時後,老板再打電話來問我們今天要不要上班??半個小時後,再來接我們去工廠。
而且這種情況還發生不只一次,第二次更誇張,讓兩個完全還沒清醒的人,從床上跳起來,十分鐘後出門上班。
(我只好自我安慰,這應該可以當作是我英文變好的徵兆嗎?因為還沒清醒也能跟澳洲人用英文對話了???)

不過,農場生活除了工作、跟朋友串門子之外,剩下的時間就是看書與思考。

有時候坐車經過一幕幕以前只有在電視或電影上才會出現的場景,會有一種驚覺我竟如此無意識的就這樣生活在以前一直憧憬的生活環境中。人在福中不知福的道理,第一次有如此深刻的體會。

所以,在這裡工作雖然很辛苦,但是,這也是我旅程中一份珍貴的體驗。
我很開心,我能有機會擁有這樣的生活回憶;以前沒有過、以後也不會有。當然,我也在這裡努力學習著、修正我個性中的缺失,還有,交更多的朋友。

By the way,那就加油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ytseng 的頭像
kaytseng

我曾經到過,奧玆國度~~

kay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